推荐资讯

市场部的总监薛如云透过办公室里百叶窗的缝隙清楚的看到了这一

发布时间:2019-01-22 11:10 浏览:
你没见过,并不代表没有,这只能说明你接触的客户档次不够高。”苏锐眨了眨眼,对这个陈雷刚更加鄙夷,心眼狭窄不能容人,这样的人就算是个销售状元,也是公司的毒瘤!
 
    陈雷刚一把把合同摔在了桌子上:“你一个新人,来到公司不想着好好做业务,却弄些歪门邪道的虚假合同来坑骗公司,这样很好玩吗?”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撇了撇嘴说道:“一点都不好玩。”
 
    “低级,弱智!如果你三天之内收不到货款,我看你怎么下台!到时候我一定带头向上面举报你!”陈雷刚说的意气风发,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苏锐追不回款项而垂头丧气的模样了!
 
    低级?弱智?
 
    自打苏锐记事以来,还从来没有人这么骂过自己。
 
    “陈状元,如果我能收回款项的话,你怎么办?”苏锐笑眯眯的问道。
 
    陈雷刚冷笑,他这个菜鸟,真的以为两千万是很少的钱吗?开什么玩笑,如果他这样的都能弄来两千万的销售额,自己的销售状元岂不是拱手送人了?
 
    “你收回款项?”陈雷刚拿过一杯水,然后呸的一下,往里面吐了一口吐沫,道:“你若是能收回两千万,我立刻把这杯搀着吐沫的水喝掉!”
 
    “这玩意真的能喝吗?”
 
    “这赌注也太恶心了吧!”
 
    看着那水里飘着的白色唾液,有人忍不住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心道,我正愁没找到什么惩罚的方法呢,你这家伙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!
 
    “不行不行,这样不够狠,真的不够狠,要玩咱们就玩个大的,陈冠军,陈状元,你觉得怎么样?”苏锐笑眯眯的问道,眼睛里弥漫着一股阴险的感觉。
 
    因为心中笃定苏锐收不回货款,所以陈雷刚倒是没有一点害怕:“行,玩大的就玩大的,到时候你别害怕就成!”
 
    “跟你玩,我也会害怕?”
 
    苏锐不屑的冷笑,拿起那杯混合着吐沫的水,走到曹天平的身前:“曹大组长,我要请你帮个忙呢。”
 
    “你……你这是要干什么?我可不喝这水。”曹天平捏着鼻子,连连摆手。
 
    “我不是让你喝,我是问你有没有痰。”苏锐道。
 
    “有痰?当然有,我这几天正好痰多。”说完之后,曹天平警惕的问道:“你要干嘛?”
 
    苏锐把杯子举到曹天平脸前,说道:“来吧,把你所有的痰全都吐到这杯子里!”
 
    “我靠,太重口了吧!”一个男职员叫道。
 
    本来以为陈雷刚往水里吐吐沫就够狠的了,却没想到苏锐比他狠一百倍!直接找一个胖子往里面使劲吐痰!
 
    听着苏锐的话,已经有些胃口不大好的小女生开始直犯恶心了!
 
    就连陈雷刚的脸上肌肉也在不断抽搐着,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!毕竟这赌注是他主动提出来的!
 
    “这……这合适吗?”曹天平还有些犹豫,毕竟两人都是他的组员,得罪了谁都不太好。
 
    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你情我愿公平竞争嘛!越重口才越精彩!”苏锐把杯子又拿的稍微近了些:“来吧,快吐痰。”
 
    “那……那好吧。”曹天平用力的清了清嗓子,一口两口三口,把喉咙里的所有痰全都吐到了杯子里!
 
    胖子就是胖子,痰的量很大,足足有小半杯!黄黄绿绿的痰显得很浓稠!那粗浓的痰丝估计咬上几口都咬不断!那劲道就别提了!绝对比拉面还过瘾!
 
    苏锐自己也觉得很恶心,他举着杯子拿到陈雷刚的面前,晃了一晃,说道:“陈大状元,你觉得这赌注怎么样?”
 
    陈雷刚看着那在杯子里浮浮沉沉的浓痰,脸上的肌肉再次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,脸上掠过阴笑:“很好,正合我意,我非常期待你喝下这杯水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“我也很期待呢!”
 
    苏锐珍而重之的把这杯巨恶心的水放在了市场部最显眼的会议桌上,然后转过脸道:“口说无凭,为了避免咱们两个到时候某一方赖账,不如现在签字画押怎么样?”
 
    正好,陈雷刚也怕对方反悔耍赖,苏锐的提议可谓是正对他的心思!
 
    “好,我写一张字条,我们现在就签字画押!如果谁不认账,就自动滚出必康公司!”
 
    苏锐微微一笑:“这个绝对没问题,到时候谁不喝谁就是对方的孙子。”
 
    这两人真是一个比一个恶毒啊!
 
    市场部多奇葩,自从这个苏锐来了之后,同一天里又是电晕殷秀美,又是嘴喷陈雷刚,精彩多多,以后不愁没有好戏看了!
 
    “好了。”陈雷刚看着按着红手印的纸条,又看了看那杯足以恶心到无数人的浓痰,有些得意洋洋,他似乎已经看到了苏锐西里呼噜喝下这杯茶的情景!
 
    市场部的总监薛如云透过办公室里百叶窗的缝隙,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,脸上掠过一丝玩味的笑容,轻声说道:“这么久了,必康终于来了一个有点意思的人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个时候,薛如云桌子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!
 
    看着号码,她的面色有些奇怪:“财务部找我做什么?”
 
    “喂,周总,什么风把你的电话吹过来了?”薛如云咯咯笑道,这笑声落在别人的耳中显得很亲切,的确,这个女人在交际上真的很有一套,能坐上必康市场部总监的位置,确实有过人之处。
 
    电话那端同样是个细腻柔滑的女声,听了那声音,就像是浑身浸泡在牛奶温泉里一样,说不出的舒畅。
 
    “如云,刚才有会计过来汇报,说收到了你们市场部的货款。”财务部副总监周安可说道。
 
    “收到货款这种小事还需要你这位财务副总亲自来通报吗?看来这笔单子的金额可不小啊。”薛如云开玩笑的说道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