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可是当这声鞭子刚刚落下的时候,突然从对面又冲出来了无数个小黑

发布时间:2018-06-23 23:11 浏览:
“处大面积打击的时候,压根就没有校准这么一种说法。
 
    他们只是如同挽弓射雕一般的,朝着最远也是最高的方向急射出去,然后不管这一轮的箭枝有没有射中目标,都会拔转马头,迅速的撤离他原本射击时的位置。
 
    然后,身后紧跟着的还未到射程之中的骑兵就会补充上来,在差不多的距离上,也射出自己的箭弩。
 
    这就形成了一种如同潮水般连绵不绝,打击面积极还其大的攻击方式。
 
    而这种只求杀伤力的方式,也只有蒙国的骑兵们,才能够轻易的做到。
 
    现在的中亚联军们,就在集结冲锋的阵型的过程中,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言不合就发射过来的箭枝,直愣愣的就射在了他们身边的战友,或是联军部队的身上。
 
    运气好的,只是马匹被射到,运气不好的,箭枝就会直接穿透了对方的咽喉,深深的没入,只剩下箭尾的羽毛,在尸体上迎风摆动着。
 
    ‘嘭嘭嘭’
 
    随着第一轮的轻射,他们所遭遇的这两百多名的轻骑兵,如同根本就没出现过一般的,瞬间就没入了前方的草丛中,竟是朝后退了回去。
 
    耳边嘭嘭嘭的声音,则是中亚联军中被箭枝射穿,死的不能再死的联军将士们,从马背上跌落下来的闷响。
 
    而随着这一批人的死亡,骑兵方阵直接就空出了大片的位置,一些被射中了马匹的倒霉蛋,趁着这些空隙,就连滚带爬的逃了出来。
 
    看到了此情此景,联军总指挥安腊登就赶紧在后方给军队们鼓舞士气。
 
    他将手中的刀挥舞的更加起劲,卖力的让大家集结到了一起。
 
    “勇士们,对方的蒙国骑兵只有区区的两百人,这些如同耗子一般的家伙们,在我们高达五千人的联合骑兵的碾压之下,将会像泥土一样被我们所击溃。”
 
    “没看对方在看到了我们是如此的精英部队的时候,就迅速的退后,并且开始逃跑了吗?”
 
    “我们现在就集合好阵型,直接朝着他们溃散的方向追击过去,一边灭掉我们在前行路上所碰到的蝼蚁,一边还能更快的抵达花揦子模国家的首都腹地。”
 
    “所以,战士们啊,你们还在等什么,让他们看一看我们各国联军的厉害!”
 
    “真主与你们同在!”
 
    “阿拉!冲啊!”
 
    叫唤的倒是挺好的,但是前提是,你倒是让我们先集结起来啊。
 
    联军部队,多国作战就是这点不好。
 
    先别说各国骑兵的作战方式,就单单的看使用的武器制式,以及各自身上穿着的装备吧,就十分的不协调。
 
    现在他们在将受伤的士兵挪出来的过程中,就受到了这方面的困扰。
 
    有些中亚小国的骑兵们,一水的黑色长袍,打扮的颇像是沙漠中的马匪,只露出两只眼眸都是各色颜色的眼睛。
 
    而他们那快要拖到马腹的纱质长袍,在其他几个伤兵撤退的时候,就与对方身上的装备,互相的挂钩到了一起。
 
    因为对方这个国家的骑兵,打扮的如同波斯古国的妖姬似的,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更加西方国家的影响,他们无论是从头盔还是铠甲都是金光灿灿的。
 
    两只耳朵都被遮挡起来的整块头盔上边,还插着一根长达半米的白色羽毛。
 
    身上的盔甲还带着尖刺般的凸出。
 
    这两拨人马一侧一行之间,就只剩下刺啦刺啦的声音了。
 
    于是这些浑身黑布的男寡妇们,就露出了他么常年不见阳光的白皙的大腿,以及可能什么都没兜得住的,空荡荡的不可名状的内里。
 
    于是,黑寡妇们愤怒了,这是对于一个国家和部落的,最勇敢的战士的挑衅。
 
    而周边的那么多个国家,却没有几个对此买账的,反倒是哈哈大笑了起来,一下子就冲散了刚才的蒙国人给他们带来的死亡的雾霾。
 
    安腊登对此也很无奈,他只能拿出自己作为联军统帅的威严,让身边的亲卫甩了一下手中的长鞭,作为大家把注意力放在队伍集结上的警告。
 
    可是当这声鞭子刚刚落下的时候,突然,从对面又冲出来了无数个小黑点,而这一次,数量直接就变成了上次偷袭的两倍。
 
    “注意!全体注意!”
 
    “弓箭还击!还击!”
 
    “隐蔽注意防御!”
 
    中亚的马,矮小粗壮,速度却并不慢。
 
    那些率先反应过来的骑兵们,保持着并不算完美的方阵,就朝着正在后退的蒙国的轻骑兵们,追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将这群蝗虫们彻底的碾死!为我们的战友报仇!”
 
    那些蒙国的轻骑兵们,则是一龇牙,头也不回的如同被驱散掉的鸭子一般,朝着四面八方就迅速的散开了。
 
    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,就如同是个小豆点一般的嗖嗖的跑了。
相关阅读